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印刷包装 > "好,妈妈写信给爸爸,叫他买。" 能够真情相伴直至永生 正文

"好,妈妈写信给爸爸,叫他买。" 能够真情相伴直至永生

2019-10-02 08:48 来源:香辣盆盆虾网 作者:育儿嫂 点击:713次

  《长生殿》是一部至情的苍凉大戏。作者洪昇曾说,好,妈妈写"棠村相国尝称予是剧乃一部闹热《牡丹亭》,好,妈妈写世以为知言"。《牡丹亭》将生和旦之间的情爱写得冷冷清清,而《长生殿》则是帝王妃子、轰轰烈烈、天上人间,排场颇大。但它们在写情这一点上是共通的。能够真情相伴直至永生,世间本来少有,更何况是帝王之家?《长生殿》写的却就是这种真情至性。真情往往最后会不免苍凉,执着最终只为一个信念,而不为一个结果。《长生殿》里的帝王妃子,原本是那样恩恩爱爱,和和美美。但是,安史乱起,一夕之间杨妃被赐死马嵬坡下,只剩下唐明皇一人继续在蜀道上行进,《闻铃》的苍凉由此而起。"万里巡行,多少凄凉途路情",窗外雨声和着檐下的铃铛随风作响,雨声、铃声滴滴答答敲击在不眠人的心里。唐明皇想起昨日的繁华与欢乐,想起愿与自己终生执手的杨贵妃,如今都在哪里?此时夜雨闻铃,听到的"一点一滴又一声",是"和愁人血泪交相迸"!他心中的忧愁化成血化成泪一起迸发出来。

学计算机专业的马东留学八年回来,信给爸爸,在中央台文艺频道里是气质上很不"文艺"的一个人,信给爸爸,除了做《文化访谈录》的制片人和主持人之外,他还经常被文艺中心委派去操持一些大型比赛。2007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大赛他做导演,我是初评阶段的评委。阎婆惜现形,叫他买张文远第一个反应是害怕、叫他买躲闪,"冤有头,债有主。宋公明杀了你,不关我事"!随着两个人的言语往来,他们逐渐想起以往的亲密,便又重新靠近。张文远掌起灯来,阎婆惜说,你就不想看看我的模样么?张文远壮胆看去,不由感叹她比活在人间的时候更加妩媚娇艳。此话不是什么溢美之词,我们可以想见鬼身上的那种妖娆之美是达到了极致的,她比人间的女子有更多的婉约风情,这种风情令张文远忘乎所以,忘记了对鬼的惧怕。两个人在阳间时候的生活场景在他们的唱段中徐徐展开。这时,张文远开始感到口干舌燥,这意味着他的魂魄已经渐渐被阎婆惜抓住了。两个人开始回忆初次相见时张文远借茶的情景,此时的张文远已全然忘却了害怕,又回到了对于旧情的追缅中。张文远感到阎婆惜冰凉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脖子里,这是阎婆惜在索取他的魂魄。他的脸一次又一次地发生着变化,刚出场的时候他是白脸,渐渐地脸上出现炭黑,直到最后彻底被炭黑抹花。他的魂魄最终心甘情愿地随着阎婆惜的一缕香魂而去,两个人到阴间恩爱去了。

  

也许,好,妈妈写今天的人们会问:好,妈妈写这些于我们有什么意义呢?事实上,我时常见到自己的学生毕业后,不少都做了精明能干的白领,坐进了写字楼,工作环境都很好,穿着很漂亮的衣裙,画着很时尚的妆容,可是也不得不每天披星戴月,为这份工作全然忘我地奔波忙碌。这不是一片姹紫嫣红付与另一种意义上的断井颓垣吗?我们还有时间在心里寻梦吗?所以杜丽娘要哀叹"良辰美景奈何天"--就算是良辰美景,又与我何干?就算是赏心乐事,它能被我的生命所拥有吗?也许有人会说中国戏曲中的写意未免太夸张,信给爸爸,怎么可能听几声更鼓,信给爸爸,就算作是一夜过完了?怎么可能一个圆场,就跑过了十万八千里?这是不可信的!但是,倘若我们换一种心态,也许就可以想通了。生活里有一种相对论,所谓"欢愉嫌短,愁苦嫌长",人们总希望良辰美景能要多长就有多长,无形中就觉得时光太短;但是人在困顿或是备感凄凉的时候,就会觉得度日如年。失眠的人辗转反侧,起来看看表,才三点一刻,原来长夜漫漫,离天亮还早。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在生活中实际感受得到的心理上的放大。而戏曲舞台上的放大,只不过是把这种放大更夸张了,更戏剧化了而已。一把扇子竟然有如此多的学问,叫他买看似是一个简单的程式,叫他买但是程式中埋藏着一系列的密码。所谓内行看门道,就是在既定的程式中看出不变的风雅气韵。

  

一番招呼打过,好,妈妈写两个人又都装作若无其事,好,妈妈写准备各奔前程,所谓"正是相逢不下马,果然各自奔前程"。最有意思的是,两个人最后还要假装一本正经地口称"南无佛,阿弥陀佛"才各自分开了。小和尚一边走一边缩头探脑地看小尼姑,恰被小尼姑看了个正着。小尼姑责问他,既然各走各的,你为什么转回头来瞧我?小和尚说,你那边有一个小和尚走过来,我想指点他一下而已。两个人心下虽恋恋不舍,却第二次装作若无其事地各自分开。这时候小尼姑又忍不住回过身去看小和尚,小和尚看到了也不依不饶,问她,你看我干什么?小尼姑说,你那边来了一个小尼姑,我也怕她不认识路,所以回头看她。两个人第三次装作若无其事地各奔前程。一个人灵魂的挣扎有时候是被机遇所左右的,信给爸爸,而一个王朝的挣扎则或是代表了历史的选择。

  

一个心怀鬼胎忐忑不安的情郎,叫他买最终心甘情愿地随芳魂而去。这样的一出戏,叫他买起主导作用的就是这个女鬼的风情。当然,这种风情妩媚的女鬼也有不那么可怕的,她可以美到任何人都无法把她当作鬼。

一个执着于情的人,好,妈妈写一个真正感悟了生命辽阔的人,好,妈妈写当他看这样的戏的时候,首先不是斥责它荒诞不经,而是能够定下心来,感受其中细致入微的美妙。信给爸爸,梦幻之美

梦幻中,叫他买我们究竟能够触摸到什么呢?往往是那些自己在有意识的时候不敢承认也想不明白的隐秘的欢喜和忧伤,叫他买是自己心中那个真挚的愿望。这些愿望在现实中是被抑制的,我们腾不出心来思想,即便想了之后也只能淡淡地苦笑,因为它往往很难实现。名妓敫桂英爱上了书生王魁,好,妈妈写到了大比之年,好,妈妈写她赠送旅费,鼓励他去赶考。两个人辗转分离,因为种种的误会,敫桂英以为王魁负心,已被丞相招赘,但她还要执意死等王魁。这时候偏偏妓院的鸨母逼嫁他人,怨恨交织中,敫桂英上吊自缢而死。这样的一个魂魄,她心中有太多的牵挂和不甘,一方面爱王魁念王魁,另外一方面又怨王魁负心,恨他薄情寡意,所以到了阴间,她还要告上一状,这就是《阴告》。

那个时刻我忽然懂得了什么叫作"临事而惧"。我从小好像也没迷过什么影星,信给爸爸,真正追过的"星"就是眼前这些人了……场上笛子起来了,信给爸爸,水磨般的涟漪一痕一波悠悠漾开,哒!上板……我微微仰头,闭上眼睛,锁住眼帘里涌起来的酸和热。【红绣鞋】响起来了,【锦缠道】响起来了,【山坡羊】响起来了……我梳着羊角辫在周铨庵老师家里拍曲子的情形,我戴着耳机骑自行车一次一次被警察从红灯前截下的情形……那些青春流年中的吉光片羽,一霎间凌乱而鲜亮地飘摇闪烁,让我不能自持。那时候正在两场录像中间,叫他买我顶着一脸大浓妆,被大灯烤得昏昏乎乎的,一手捧着盒饭一手举着西瓜:"我可不讲了!什么都不想讲。"

作者:家具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