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蓝芽英语 > 孙悦笑了。她把欢欢紧紧地搂在怀里,口里答应着"好、好",眼泪却流得更欢了。我的心更加酸楚。我们这样教育了我们的孩子,毒害着小小的心灵。我为孩子难过,也为自己难过。 我只能觉得是或者是我有毛病 正文

孙悦笑了。她把欢欢紧紧地搂在怀里,口里答应着"好、好",眼泪却流得更欢了。我的心更加酸楚。我们这样教育了我们的孩子,毒害着小小的心灵。我为孩子难过,也为自己难过。 我只能觉得是或者是我有毛病

2019-10-02 09:01 来源:香辣盆盆虾网 作者: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 点击:505次

  我去看《天下无贼》的时候,孙悦笑了她发现现场中的观众不断笑,孙悦笑了她好多我觉得不好笑的时候,大家也笑。我只能觉得是或者是我有毛病,我不能够很好分享现场观众的感觉。但另外一个角度上我觉得大家去看冯小刚电影,又是去看冯小刚贺岁片的时候,大家太期待喜剧了。大家太期待喜剧效果了,所以有一点喜剧感的东西大家就发笑,因为我们几乎付那个钱的时候,我们觉得付了一个要发笑的权利,一个可以去发笑的权利。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说同样我在电影院里看《英雄》的时候,那个剧场当中笑声不断,完全跟影片的喜剧效果没关系,和观众的某种心理体验有关系。

电影诞生以后,把欢欢紧紧一直是在通俗文化这个范畴之内。但是,把欢欢紧紧一代一代的电影艺术家也并不甘于这个。包括它本身的表现手段,给他提供了不断地开拓可能性。于是一百年来,也有很多作品它达到了相当深刻的程度,甚至有一种哲学的高度。那么要欣赏这样的作品就要跳开一般电影被动欣赏的习惯,而要开始思索。那么这个思索当中呢,你就能品味到这样一些最高级的电影,或者说最有内涵的电影,它所包含的各种各样的东西。那么这些东西,其实是编剧、导演、艺术家们自己在创作当中思考,甚至有时候并未思考,有结论他也就这么拍下来。它提供给观众的是让你通过你的能动性的欣赏,去更完善这部作品,或者说去对这部作品产生它的真正的意义。那么现在我们来看一段,解释这样一种欣赏艺术方式的一个片断,影片的名字叫《乌鸦》,乌鸦是梵高的一幅画,这个故事是关于凡梵高的。电影对他们提供的东西,地搂在怀里是他们在其他的文学艺术形式里不太接触得到的,地搂在怀里或者有些是电影独特所给予他的。这就要说到电影本身,就是我们要去拍人的故事、我们去要讲人的情感、我们用的方式和文学家、和诗人、和舞蹈家、和画家、和音乐家是不同的。它的不同方面很显而易见,就是我们用最最直观的、几乎和生活一样的视听形象,在时空流传当中的视听形象,而这一点最大程度接近一般的人在生活里的这种感受,所以电影一诞生就拥有了最大量的观众。到现在为止,尽管电影院不行,但是观映方式多元化仍然使它拥有大量的观众。全世界一年生产三千五百多部电影,这么大的一个生产量,和每个人去看电影的需求量,它的原因是证明它的这种独特的表达美的方式、表达情感的方式,至今还有吸引力,还有生命力,很多人在突破。

  孙悦笑了。她把欢欢紧紧地搂在怀里,口里答应着

电影发展有这么几个阶段。第一个是无声阶段。没有声音,,口里答是黑白的,,口里答我们只能够看到行为动作,听不到声音。1935年左右,就出现了声音。等到二十世纪30年代末就开始出现了彩色片,不但使我们听到声音,我们看到的行为、动作、对象有了色彩。因为色彩是物体存在的一种标志,我们实际上生活在色彩世界,所以看黑白片我们就觉得它缺了很多东西,一旦色彩出现了,我们觉得它丰富了,我们看到的几乎等于自然世界,等于我们所观看的那个对象本身。当电视出现的时候,开始也是黑白的,它是和声音同时出现的。因为它接受了电影的某些东西,但是它的画面比较窄小,为了竞争,实际上也是发展了电影艺术。于是出现了宽银幕,还有立体电影。这样越发地造成了一种视觉的真实感。电影和电视的第一要素什么呢?是声音和画面,着好好,眼子,毒害声音、着好好,眼子,毒害画面、表现对象。我们通过一个对象在什么状态,它在干什么、在什么心态下干什么,我们就能够知道它的目的、愿望、动机,甚至知道他的情感变化。 运动是电影美学核心,如果电影还有一个美学的话,它的美学可以归结为两个字:运动。因为电影的运动一是表现对象行为动作、速度、状态、节奏,另一方面体现人观看对象的方式。走近、走远、走高、走低,而运动的方式,带来的一些速度和节奏,能够加强或者是减弱对象本身具有的含义强度。电影是二十世纪艺术与科学带给人类的珍贵礼物,泪却流得更了我们的孩在人类艺术史上,泪却流得更了我们的孩没有任何一门艺术能像电影这样吸引如此众多的观众,它如此真实地记录了那个世纪,讲述着百年来人世间发生的故事。二十一世纪,中国电影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昨日人涌如潮的电影院今日风光不再,中国的民族电影受到了很大冲击。注入强大民族感情的电影究竟有没有市场,中国电影能否赢得广大观众乃至世界的广泛关注,能否有好的票房收益,能否挡得住国外大片的冲击,我们拭目以待。

  孙悦笑了。她把欢欢紧紧地搂在怀里,口里答应着

电影它是随着科学发展而发展的,欢了我的心不断地提高,欢了我的心手段不断丰富来表现现实世界,逐渐地接近我们对于现实世界的视觉感受,包括听觉感受。另外它到底以什么东西传达内容?到底它是一个什么东西?说简单了,电影和电视是一样的,就是一种媒体,一种载体,它承载了情和意的信息。但是这个情和意的信息通过什么来表达的呢?通过声音和画面。在电影里边,引起人们视觉感受是通过画面传达信息,是最重要的。我们说看电影,实际上我们同时也在听。我们说按照人的常理,根据生理学、心理学家研究,认为它次于视觉。但在电影里头,这两种手段的运用,常常是互替的。有的时候以画面为主,有的时候就以声音为主。电影《沙鸥》有一个段落就是圆明园,女主人公到圆明园去,因为她的身体坏了,准备结婚,她的爱人又牺牲了,那么她的事业和生活遭到双重打击。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是最沉重的,所以她决定解脱自己。比如从家里走出来到圆明园,她看到圆明园废墟之后受到触动,废而不毁,就是中国人。中国劳动人民用巧手创造的艺术给她一种启迪,她觉得应该生存下去。在这个片断里头,没有对话,但是有两段声音特别重要,那就是没有对话,基本上以行为动作为主,但是有两段是以声音为主了。一段就是她回忆起了她跟她爱人一起到圆明园去过,她就问圆明园什么时候被英法联军毁的,而且她爱人也说,成功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追求上。后边有一个段落,声音是什么呢?就是她走着看到两旁的枫树,于是耳边响起:“再来一次”,就好像教练在指挥别人打球、纠正别人打球。这种声音在她脑子里徘徊,画面没有告诉我们什么信息,但是她心理想起的声音却是她要追求的,就是她自己不能打了,她把自己的未来放在教练上,我将来在教练这个岗位上发挥我自己的作用,把女排技巧提高,在世界上能够争夺第一。而到了九十年代,更加酸楚我过,也为自尤其是90年代中期以后,更加酸楚我过,也为自一个很大的变化发生了。我们看到大量的历史故事开始出现,电影电视剧,那个生产的规模生产的质量、数量,都是八十年代不可比拟的。当然仍然有南宋、北宋、晚清、晚明的故事在被讲述,但是同时我们看到,更多的故事发生了一个历史时代的转移,像我们说的三部刺秦故事,就是故事开始转移到秦汉,开始转移到盛唐,秦汉年代,也就是所谓的中国的青年,中华文明的青年时代,是一个最富于活力的,最富于原创性的这样的一个年代,转移到盛唐,这个中华古文明历史上最辉煌的这种时段。然后清朝的故事仍然在不断地讲述,但是不再是晚清的故事,而是康乾盛世的故事。那么这样的一种转移的发生,它表明了一种文化的转向,一种中国想像的变化。八十年代的文化当中,我们的中国想像,我们的现实指认是我们有很多问题,我们面临着很多危机,我们必须在一个强有力的自我批判当中争得自我更生。而到九十年代之后,在中国社会这样的一个迅速的急剧的经济体制改革与加入全球化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它的中国想像已经不再是这样的危机的和自我批判的,而是中国如何强大,如何作为一个强大的强盛的民族国家,加入到这个全球化或者叫地球村的世界上。所以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会看到为什么一个刺秦的故事,事实上变成了一个秦王的故事。因为电影艺术家们,电视叙事人们,他们的自我想像,他们的自我认同,已经不再是那样一个象征性的刺客,而变成了一个建立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国家的这样的一个秦王的身上。这样的一个中国的转移,中国的想像,一个对于中国的现实和未来的这样的一个想像,发生了变化。

  孙悦笑了。她把欢欢紧紧地搂在怀里,口里答应着

而另外一个角度上看,这样教育这个影片当中那种对于秩序的这种表述,这样教育还有两个重要的线索在展开。那么一个重要的线索就是这种通过刘若英所扮演的这个女主人公,她怀孕,渴望做母亲,然后渴望做一个在孩子面前无愧的母亲,和两个人之间的情感最终战胜了那个似乎永无厌足的欲望。而这一个转变的发生,围绕着一个近于圣洁的人物,就是故事中的傻根。它设定一个情节,说他在偏远的山村长大,他是在青藏高原上面务工,所以他完全地远离尘世。这个人物几乎是一个神话式的人物,是一个充分神话式的人物。因为我们知道,商业化的过程或者全球化的过程一个重要的特征是不仅是摧枯拉朽,而且是无所不至。你很难想像有一个山村是世外桃源,是与世隔绝的,因为一个简单的东西和我们今天所在这个空间直接相关,电视媒体,是几乎覆盖到了此前人们绝对想不到能够进入的外部世界能够进入的空间当中,于是,世界在这样的一个意义上被联系在一起,于是世界在这样一个意义上没有世外桃源,没有这个世界的喧嚣热闹噪音繁华不至的地方。所以我说一个神话,那是一个神话式的人物。用这样一个神话式的人物,在这儿我做一个开玩笑的联想,我说冯小刚在提供给我们这些城里人一个《甲方乙方》当中大款想像的理想乡村,就是想像有那样一片净土,有这样一些纯洁的绝对纯净的人,而为了保护这个人的纯洁的内心,我们最后的神话,最后的净土可以去死,故事中的人物可以去死,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在秩序的表述的意义上。

而另外一些就是可能对大家来说相对远一点,小小的心灵因为我一直强调说当我们讨论电影的时候,小小的心灵我们不能光讨论艺术和文化,我们同时要讨论它背后的工业和商业。那么冯小刚当时作为一个如此成功的导演,同时他还有另外一个意义,在电影行当之中,其实也在某种程度上是和电影观众相关的,那么就是当时冯小刚具有某种示范意义。什么示范意义呢?就是冯小刚向我们其实是非常巨大的中国电影工业,和非常众多的中国电影人示范一种叫做职业伦理的东西。什么叫职业伦理呢?就是我们如何做一个导演。这话大家就开始有点疑惑了,说他向我们示范如何做一个导演,难道冯小刚教大家怎么拍电影吗?显然不需要。大家都会拍电影,而且有人可能在艺术的层面上比冯小刚拍得更好。那么他究竟示范了什么呢?他的影片的成功不仅在于说观众欢迎,口碑很好,在好莱坞的一统天下面前,为中国电影争得了市场份额。而且在于贺岁片时期的冯小刚,他的成功还在于另外的层面,那么这个层面就是他的影片的投资相对相当的小,而相对于他影片的投资,他的市场回报相当的高,这是一条。就是花很少的钱,办挺好的事。那么和我刚才所说过的那个偏见不一样,人们以为说电影就是大投入大产出,电影要拍好,就得很多很多钱投入,好像中国电影的问题是因为中国电影是太低廉的制作成本,那么冯小刚当时有个很好的示范意义,他让我们知道说很少的钱,也能够拍很少的钱的电影类型,而且拍得好,这是我说一个意义上的示范作用。就是花很少的钱,于是投资方非常信任冯小刚,冯小刚很容易得到电影的资金。因为很多的今天很多的电影人甚至非常优秀的电影人,都在非常苦恼说,我在哪儿能够找到电影投资?因为电影投资是一种巨大的风险投资,可是那个时候冯小刚非常地得到投资方的信任,因为他会用很少的钱,去完成他要做的事。稳定以后呢,我为孩子难你就可以发现这故事进入了第二个波澜。由于家里边这个小孩要上一个好的小学,我为孩子难但是呢家里没有赞助费,这都是中国生活里边,中国的城市生活都市生活里边经常碰到的问题。我们的老人也会发现自己的孙子也有这个问题,然后这个中年人也会发现自己的儿子女儿也有这个问题,就这样地,问题出现了,只能上就近的小学,交不起赞助费。这个时候这个女的就给这个男的施加压力了。另一方面呢,这个男的本来觉得自己的学术成就科研成就医学研究的成就都很高,但是评职称也没有他。两下子刺激,一刺激怎么办,这男的就走了,跑到一个私立的医院,就所谓国际医院,外资的医院,外资医院。当然大家都知道收费就高了,收费一高,相应地这个大夫的工资就高了,这个时候呢,到了这个医院以后,你可以发现第二个波澜,这个电视剧有第二个波澜,这个男的一下子就变得有钱了。而这个女的呢由于全心全意地照顾家,把这个工作很多事耽误了,接着就辞职了。她本来是个很好的中学老师,最后辞职了,辞职了就是专心照顾家,男的有成绩了,但是没想到男的出去以后她就发现她就着急了这个女的。为什么?就是担心男的有外遇,外边有人。这个也是咱们大家经常从八十年代以来,经常讨论的一个问题。那个时候说的是非常好听的,叫做第三者,第三人。一个家本来两个人,有一个男的或女的,另外一个人插到里边,叫第三者插足,我们八十年代的时候就有这个说法。那个时候还讨论家庭有没有爱情,有没有感情,争论得很激烈,是不是第三者插足对不对,这个问题讨论很激烈。但是你可以发现那个时候讨论仅仅是从感情的层面,但是现在你可以发现增加了一个层面,物质的金钱的层面,这男的一有钱,经济上好了,这个时候女的就产生一种很大的不安,怀疑这个男的,这个女的就开始监视这个男的,监督这个男的,一监督呢,就发现了很多的蛛丝马迹。很多细节都非常有趣,大家不知道注意看了没有,里边有一些细节是很有趣。比如说这个男的这一天想到单位去参加一个party,就没有带他太太,就带了他们家邻居一个长得挺漂亮,过去在国有医院里边跟他竞争这个职称的那个女的,就说这个人是他的太太。

问:己难过我想问您一下,就是说音乐和摄影在一部电影中,如何能够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点,谢谢。我的专业是做中国电影史研究,孙悦笑了她那么作为一个中国电影史研究的人当中,孙悦笑了她其实我在冯小刚电影当中辨认出了一种很熟悉的东西,而这种很熟悉的东西,在中国电影当中消失已经很久了。那么是什么东西?就是小人物的悲喜剧。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看过这些电影,比如说《马路天使》、《十字街头》、比如说《乌鸦与麻雀》,三、四十年代中国电影的这样一种市民喜剧,所以冯小刚的电影他和观众之间的亲和关系很大程度上是绝大多数的电影观众进入影院可以找到一种自我的投射。因为这不是大人物的故事,这不是一个远离我们的故事,我们可以想像我们认识这样的人,我们可以想像他是我们自己,我们可以想像这样的故事在我们身边。而且这样的影片当中的故事他对我们每个人,尤其是在90年代后期,中国社会那个激变当中对我们每个人用专业的说法叫做想像性的抚慰,用一个通俗的说法就是我们每个人去看他的电影,心理上获得一点安慰,说原来和我们一样,他和我们一样,我们经历了很多挫败,我们经历了很多曲折,我们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压力,我们有越来越多的紧张焦虑,那么我们看到故事中的主人公,可能活得还不如我们。可是,他们生机盎然地活着,而且那份投向小人物的温情和小人物之间的温情,也是这样地温暖了我们,抚慰了我们。这其实是大众文化最重要的和基本的功能。

我觉得新的归来的冯小刚,把欢欢紧紧是不是还将飞去?或者还将继续归来?或者越走越远?我不能够断言。因为我觉得我很喜欢一句话说在今天的世界上只有傻瓜才做预言。因为变化的因素太多了,把欢欢紧紧因为不可测的因素太多了。所以我没有任何把握,我并不是认为自己不是傻瓜,而是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把握,没有任何资格去预言即将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不能够做预言。但是我只是想冯小刚从《大腕》到《手机》,现在到《天下无贼》,那么冯小刚所扮演的角色已经开始发生变化。曾经我说他是这样的一个大众文化的示范者,是这样的一个楷模,而且他确实给这种普通民众小人物和种种在这个现代生活的变化当中,可能获得成功,但同时遭到挫败,而且承受了压力的小人物,以那样的一个半小时的快乐,可能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还颇有一段时间的回味,想起来会心地一笑,或者朋友们之间来对一对暗号,对一对台词,然后大家同时会心一笑这样的一点的快乐,到他现在开始逐渐地成为了一个新的商业电影的这种规范的示范者,他在重新地尝试或者展示说一个成功的商业电影当中可能包含的元素。而这些元素它不在于我们大家都知道,一般的商业电影同时都包含着那些元素,比如说风光加爱情,比如说打斗,然后比如高科技,比如说奇观这些都是尽人皆知的。但重要的是如何我们在一个作品当中组合它,把哪些因素和哪些因素成功地组合起来。所以,就大众文化和商业电影而言,套路是有限的,元素是有限的,但是组合是无穷的。你可以在不断的组合排列当中生出新的故事。用我喜欢的一个说法,就是已经没有新的故事,但是永远有新鲜的嘴唇,新鲜的嘴唇讲出来的老故事成了新故事,使我们听出了几分新意。我觉得这个电视剧其实反映了很大的问题。什么问题?这个电视剧大家如果注意,地搂在怀里它有个很大的特点,地搂在怀里就是说它是摊开一个非常平的表面,把它摊开,发现这个表面里边有很多的皱纹、褶皱。你可以发现这个家庭应该原来是很好的,你看男的也有好的职业,外科医生,女的也有好的职业,家里有一个小孩,这是何等美妙的一个家庭。但是你可以发现这个表面很平很光滑很漂亮,深入到里边你一看,这个家庭里边这么多的纹儿,有这么多的褶皱、皱纹,有这么多看不见的那些褶。这个褶非常重要这个电视剧可以说一集每一集都是摊开这个家庭的一个褶子,打开一个褶子以后你发现,这家里有这么多的奥妙。从表面上看,从外表上看这是一个非常光滑的灿烂的家庭,好家庭,和和美美应该没有崩溃的理由,但是你可以发现,哎呀一进去一看这家庭一会儿一个褶,这有一个,那有一个,到处都是。这个打开这个家庭隐秘的看不见的这个世界,这是这个电视剧非常有趣的一个地方。

作者:南阳市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